首页  美丽园  健康吧  时尚馆  婚恋坊  美食街  亲子屋  娱乐厅 生活秀  汽车城  在职场  尚城  尚吧  许愿  注册/登陆
|时尚家居| 都尚主妇| 宠物宝贝 |家政家教|开店策划 |文化风情| 驴友行记 | 装备之窗 | 山岩之恋 | 钓友天地 | 野营露营 | 游艇世界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生活秀 -> 山岩之恋


攀岩两枝花 红颜也潇洒

http://www.doshang.com   发表于 2008-07-04

要说登山攀岩运动,也算有了历史。1760年7月,在阿尔卑斯山脚下的莎莫尼村头贴了一张告示:“凡能登上或提供登上勃朗峰之巅的路线者,将以重金奖赏。”这则告示贴了26年,1786年,该村的一位医生和一位石匠才将它揭下来并于8月8日首次登上海拔4807米的勃朗峰。没想到,1786年便成了现代登山运动的诞生年。

北京的攀岩运动尽管开展时间并不很长,但现在已经有了眉目,而且日渐火爆,几乎成了一个时尚的项目,现在,连“女流之辈”也跻身其中。

李云侠比慕煜大两岁,一个显得成熟老练,一个却是文质彬彬还戴了副眼镜。二人同是中国地质大学北京攀岩俱乐部的成员,在没有看到她们和岩石较劲之前,你肯定会想起一个词:“花拳秀脚”。

就是这对儿“花拳秀脚”的攀岩姐妹,刚刚练攀岩的时候可没少吃苦头。

教练邓老师说:“攀登之前,一定要先用眼睛爬一遍线路。然后要用手比划比划新线路的各个点,在攀登过程中,要三点固定动一个点……”这些都是攀岩的要领。

初学乍练的李云侠哪管得了那么多,先爬上去再说吧。这是邓老师设计的一条最简单的人工岩壁的线路。李云侠说:“我觉得多用把子力气也就成了。”

没想到,仅仅只是攀了十几米,这腿就开始抖,手也开始颤,两脚没地儿放,两眼往上一瞧就犯晕。

“怕什么,反正有保护绳。”这是李云侠最后的心理防线。

李云侠铆足了劲儿,继续往上攻。可这腿脚愣是不听使唤。“完了,放弃吧。”李云侠脚下一打滑,掉了下来。

邓老师望着不停地甩动着发酸的双臂的女弟子笑了:“攀岩光凭力气不行,这一招一式都得有个说法。你要不信,再爬个三回五回的,你也登不了顶,用不了三天,你的指尖就得起泡。”

李云侠还真是不信。歇了一会,又接着来。这回,她把速度放慢了,一步一个脚印。一连练了三天,尽管没有登顶,可也登了个半山腰。然而到了第四天,李云侠彻底歇了,手指尖先是发白,接着起泡,就连大指脚指也磨起了泡,李云侠长叹一声,服了。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在俱乐部里,邓老师从最基本的动作开始训练。从“三点固定法”到“抓结攀登法”,从抓、握、挂、抠到扒、捏、拉、撑……一招一式有板有眼。

练了3年,李云侠走出了地质大学的校门,走上了工作岗位。不过,李云侠却永远与攀岩结了缘。她说:“工作中有什么烦心的事,只要蹬上攀岩鞋、抓住尼龙绳,所有的压力和烦事便全都化为乌有了。”

与李云侠相比,慕煜的“攀龄”不算太长。1999年入学那阵子,正赶上俱乐部招新人。慕煜一试,身子还算灵,腿脚也算利落。酷爱攀岩的邓老师看着这个外表文弱的书生说:“你行。”

慕煜果然来得快,只练了一年,便拿了个2000年龙庆峡全国攀冰比赛第五名。今年1月,又在哈尔滨拿了全国攀冰比赛第四名。一来二去,慕煜的兴致越来越浓,下了课便把自己拴在绳子上,攀上攀下,没完没了。

如今,李云侠和慕煜都成了俱乐部的老队员,每次攀岩都是形影不离,收绳、打结、做保护……所有跟攀岩沾边儿的活儿,都是熟得不能再熟。“攀岩姐妹”也成了俱乐部里的亮点。


共[1]页 [1] 
【字体: 】【打印】【关闭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都尚网 沪ICP备08001643号

CopyRight©2007-2008 DoSha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