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活动 旅游资讯 文化风情 驴友行记 驴行花絮 装备之窗 山岩之恋 钓友天地 野营露营 游艇世界
 
首页 > 旅途中 > 山岩之恋

探险用生命丈量高度 生死相依冲顶14座高峰

浏览[]次   发表于 2007-11-07
关于今后的想法和打算,次仁多吉说:“现在边巴扎西恢复得差不多了,洛则的状态也很好,我们希望能参加明年的奥运火炬珠峰展示活动。作为藏族运动员,我们在别的竞技项目上还没有实力为国争光,但在登山这项运动中能够作出更多贡献。



这是中国第一次举办奥运会,我们渴望尽一份力量。”

  一支生死相依的队伍登山运动是一项集体性运动,再优秀的运动员,都离不开别人的帮助,不可能单枪匹马独往独来。因此,一名优秀的登山运动员,必须同时具备三项素质:强健的体魄、顽强的意志和生死相依、无私奉献的团队精神。

  被尼泊尔王国授予一级勋章的登山探险队攀登队长次仁多吉,每次攀登途中遇到危险路段时,总是身先士卒。有一次,他带领中国和比利时登山队组成的联合登山队攀登希夏邦马峰。完成任务下撤至7800米处的冰陡坡时,比方队长突然滑坠,并且带动另外一名比方队员一起下滑,眼看一场悲剧就要发生。万分紧急时刻,次仁多吉冲上前去,将系有安全保护绳套的冰镐插入冰缝,并用自己的身体紧紧压住冰镐,及时挽救了两位异国队友的生命。

  登山运动是一项没有国界的体育竞技运动。14年来,西藏登山探险队也与外国登山运动员结下了生死相依的友谊:1996年,登山探险队在攀登中尼边境的第八高峰——海拔8156米的马纳斯卢峰时,得知一名墨西哥队员下撤时患上雪盲,火速救援,挽救了他的生命;1998年,他们在攀登尼泊尔和锡金交界的世界第三峰--海拔8586米的干城章嘉峰因帮助被流雪冲走的一名外国队员而耽误了攀登行动,后来在营地遭遇雪崩,险遭不测;1999年,他们在珠峰海拔7000米处紧急救援严重冻伤的乌克兰人,终于把两名伤员安全送到前进营地。

  曾三次荣获国家体育运动荣誉奖章的全国劳模边巴扎西,两年前身负重伤后,导致右耳失聪、局部面瘫,身体平衡困难。照常规,他已不适合再从事登山运动。但是,他深知,在登山探险队,除了他和牺牲的仁那外,目前仅有次仁多吉和洛则两人登完13座高峰,如果他放弃攀登最后一座高峰,以集体形式攀登全部14座高峰的纪录将大打折扣。因此,无论伤痛如何折磨他,“要亲手把五星红旗插上最后一座高峰”的信念,从来就没有动摇过。他说:“国旗是我们登山队员最珍爱的,每当我们在峰顶上高举五星红旗的时候,都会产生亲切感、自豪感!”从能下床活动开始,他就一直没有停止过锻炼。在这次攀登迦舒布鲁姆Ⅰ峰的过程中,他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难,亲手在最后一座高峰之巅扬起了神圣的五星红旗。

  与名声显赫的次仁多吉、边巴扎西、仁那相比,洛则显得默默无闻,在由精英们组成的14座登山探险队中,他所获的荣誉最少。事实上,这位45岁的老将,早在17年前就被授予国际级运动健将称号。除了1993年攀登安纳普尔那峰时,他所在的B组因遭到雪崩袭击而功亏一篑外,其余12座高峰他一座也没落下。仁那牺牲,边巴扎西负重伤,探险队里只剩下次仁多吉一人登完13座高峰。他深知,为了实现集体登顶全部14座高峰的宏伟目标,该是自己义无反顾站出来的时候了!于是,他千方百计创造条件补登安纳普尔那峰。2006年4月,他不顾亲友的反对,毅然前往政局动荡的加德满都,加入一支由3名波兰登山者和几名夏尔巴协作人员组成的波兰登山队,攀登安纳普尔那峰。当波兰登山队因气候恶劣、体力不支而放弃登顶时,洛则凭着坚韧的毅力和顽强的信念,经过20多天的艰苦努力,于6月4日成功登顶。

  用生命丈量高度

  2002年7月21日,探险队4名队员穿越乔戈里峰险关“瓶子颈部”,艰难地攀登到距顶峰210米时,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雪把他们困在了齐腰深的积雪中,上下道路全被大雪掩埋,能见度几乎为零,队员们的生命受到严重威胁。探险队队长桑珠果断命令下撤。

  在一片白茫茫的世界里,在蓬松的雪堆顶部,冒出一个橙黄色的点。虽然帐篷杆已经被积雪压断了,但依然不失它象征希望的分量。4个人钻进帐篷,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眼泪止不住哗哗流淌下来。边巴扎西说:“这种情况多年来也是第一次,不出声时憋得难受,后来就大声哭。”

  当每一次危险来临时,队员们凭借着他们的智慧、决心、信念和经验得以化险为夷。然而,2005年的进山途中遭遇的滚石袭击,使队伍遭受了重大损失,往年多少次的逢凶化吉这次未能重现,仁那献出了宝贵的生命,边巴扎西也付出了右耳失聪、局部面瘫的沉重代价,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

  两年多过去了,探险队从灾难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再次来到喀喇昆仑山区,最终梦想成真。当天一同站在顶峰上的还有仁那的妻子吉吉。她说:“仁那参加探险队的这十几年,如果说还有什么遗憾,那就是14座高峰中差这最后一座高峰。过去我一直支持他实现这个愿望,这既是他的愿望,也是我的愿望。如今我顺利登顶了,我想可以帮他弥补这个遗憾。”

  在攀登14座高峰的行列中,西藏探险队是唯一的“另类”:这是一个集体。正因为凭借着集体的力量,凭借着每一位成员的团结协作和无私奉献,这支队伍才能冲破一道道难关,最终实现三人登顶全部世界高峰的目标。

  1996年秋,探险队在攀登马卡鲁峰时遭遇连续一个多月的阴雨天气,毫无登顶的机会,队伍不得不下撤。就在下撤途中,医生洛桑云登在大雾中失踪了。

  探险队紧急组织力量四处寻找。边巴扎西、达琼、仁那等走路快的队员沿原路返回去寻找。当地民工走4天的路程,他们只走了25个小时。

  在队友连续找寻了7天后,洛桑云登凭借超常的毅力和耐力,在当地牧人的帮助下回到了队伍。桑珠说:“当时我们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有互相拥抱,有的在掉眼泪。”

  1998年9月27日,在尼泊尔境内攀登洛子峰的探险队A组队员已经到达了四号营地,准备次日突击顶峰。当天山区突降大雪,危险近在咫尺。

  当晚上11时左右,山上开始流雪,紧接着,他们的帐篷被雪崩埋住了。边巴扎西在翻身的同时伸手没有抓住睡在帐篷门口的仁那,还以为他被带走了。三人用力顶帐篷,但怎么也顶不开。幸运的是仁那本能地滚到了帐篷外面。他从雪中站起来,发现帐篷不见了。

  仁那后来回忆说:“当时我只穿了内衣内裤,一边哭一边喊,拼命挖帐篷,摸到边巴,拉出来,接着是次仁多吉。阿克布稍微晚一些,他睡在里面,挖出他时,只会喘气。再晚上几分钟,阿克布可能就不行了。”危急关头,仁那仅凭着自己的双手拼命挖雪,从雪崩下面挖出了同伴,救活了队友。第二天,他的一双手都肿了,全是水泡。

  西藏探险队在进入每个山峰的大本营之际,都要选择一个晴朗的日子,举行庄严的升国旗仪式。看着鲜艳的五星红旗迎风飘扬,队员们的心中产生一种强大的动力,因为伟大的祖国就是他们攀登世界高峰、战胜艰难困苦的强大后盾,而繁荣发展的新西藏,为探险队走出国门攀登高峰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

共[1]页 [1]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 网站建设 | 合作伙伴 | 招贤纳士 | 广告服务隐私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都尚网
CopyRight © 1999-2007  DoSha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